肇庆校区

2015-04-29 23:23:56来源:学生管理部门 编辑:学生管理部门 字体:

一直都偏爱“梨园一词,一提,脑海里便浮现出旧社会里的名角。他们通常打小便被送入戏院,供师傅严厉调教。童心尚存的孩童却因一次次的鞭打严罚之痛而将自己内心封存起来。只为戏中人哭,为戏中人笑。他们的一颦一笑都由剧情决定,他们供名门望族消遣娱乐。为了成为名角,他们只能咬牙坚挺,基本功之类的都需比他人更胜一筹。努力,也许为的是避免师父的指责,也许是为了出人头地,与达官显贵平起平坐,受万人追捧。

他们是极无自由的,台下掌声一响,戏帘一开,便只能着装登场。浓墨重彩下的他们是何颜面也无人关心。有些人演绎时并未动真情,只是身着一副皮囊,耗尽那身力气,在乐曲终结时退场罢了。又在心里筹划着多演几出,多赚几笔,打起用赚来的票子银子来博师傅尊重的主意。这种人成不了气候,但庆幸的是他们未曾入戏太深,仍有个人性情,不会因为剧中角色的举手投足而混乱了真实的人生。

但也有胜者,他们全心投入戏中。哭时,肝肠寸断;笑时,如花似锦。这种角儿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演绎剧情。他们上演一出让全场轰动、观众动情的戏前必是早在台下苦练千百回。遍遍锥心之痛,遍遍哀愁烦闷都是他们在台上令众生倾倒的资本。可,他们却在乱世中跌入另一种极端:入戏太深。

都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是部分人的心路历程,是部分人的人生写照。人生又如戏中有的爱恨情仇一般,品起来酸甜苦辣滋味大同。

但“如”字已将人生与戏分隔开了。戏可以上演千百出,即便是在戏中结束生命都可在谢幕后重站起来。但是人生,从来不接受与性命有关的赌局,一旦越界,不可重来!

台下已响起掌声,众人欢呼雀跃,锣鼓声响起。我已穿戴凤冠霞帔,抹了浓妆,绣花鞋上的绒毛在走路的快节奏下一晃一晃。掀开帷幕,对众人鞠躬,乐器奏响,又是上演哪出戏?是剧情诠释了我的人生,还是我演绎了那出戏?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未可知,一个世纪的回眸中,我是否也是当年的青衣,演绎着别人的悲欢离合……

2015-02-01 劳经系 王硕妍广金校区文学社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