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校区

青城印象

2015-04-17 23:42:51来源:学生管理部门 编辑:学生管理部门 字体:

初次见到青岛,是在几百米的高空上,低头俯瞰,灰黄的平地被广阔无垠的大海环绕着,拔地而起的建筑,从高空上看更像一个个散落的小火柴盒,又像一堆堆积木,抱团式地紧紧依偎着。
直到下了飞机,青岛机场上寒冬时节干燥的寒意侵袭到外露的脖子上,直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枯黄的草地和随处可见的只剩灰白色枝干的乔木,直到午后柔和的阳光打在脸上却不觉得刺眼时,才发现北方的冬天与南国的冬天有多截然不同。
从机场坐大巴回市内的酒店时,途径的每一条街道两旁都只剩下干枯的枝条,仿佛才刚刚被一场秋风卷走了所有黄叶,尽显萧条和枯槁。然而青岛的街道却干净得出奇,没有一片落叶的点缀,更无纸屑杂物的堆积,有的只是一排排相隔不到百米的崭新的分类垃圾桶,它们在冬日里静静地吸纳着整个城市的富余产品,又默默地吐露出整个城市的文明风貌。
就这样带着对青岛良好的印象,我走进了第一个景点——栈桥。作为青岛的重要标志性建筑及著名景点之一,即便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周日里,坐落在海边的栈桥也能吸引一大批前来游览的游客。被厚风衣及围巾紧紧包裹着的人们兴致盎然,无论是提着单反或手机到处取景拍照,或是站在桥上向上下扑腾的海鸥喂食,他们都忙得不亦悦乎。阳光熹微,海风荡过,青城的美不断召唤着我前进探索。
也是带着一种好奇心,我偶然邂逅了“八大关”。初始时只因它德式的建筑风格太独特太古典,我才决定走进那些具有浓厚异域风情的街区,比如香港西路上那些树林掩映下的德式别墅,干枯的枝条与尖形楼顶相映成趣,别有一种风情。整个“八大关”,其实就是一片欧式建筑的集合地,从清朝延续到民国,青岛都处于德国的统治之下,因此这一带都保留了比较完整的欧式建筑群,并成了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对象及青岛名胜之一。
接着便走到了青岛新区的海边,与旧城区低矮、整齐划一的古典建筑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几乎全是到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高耸入云,青岛的年轻人也几乎都集中在此处,他们穿梭于写字楼与街道之间,每个人的两颊都是红通通的,并不是他们都描上了腮红,而是北方干燥的环境以及他们的饮食习惯所致,因此当地人也很容易就把我们界定为南方人。
在海边的岩石上,有两对新人在拍婚纱照。虽然温度很低,但新娘们却穿着丝毫不御寒的露肩婚纱,一脸幸福地配合着摄影师拍照。海水击打着岸边的岩石,金色的海滩向前方蜿蜒着,又有新区的地标建筑作为背景,的确是个拍婚纱照的佳地。美景与佳人,都被我们纳入了相机里。
从栈桥一直沿着海岸走到新区,途中见到不少韩国人,尤其是年轻时尚的韩国姑娘。如果不是认真听她们交谈,一般很难区分得出他们的国籍,因为都是东方面孔,衣着打扮上也没有太大区别。不过可以区分的是,他们之中有一些是定居在青岛的,还有一些是旅行或出差短暂逗留的。
作为一个海滨旅游城市,青岛还有很多著名的景观,如海底世界、奥帆中心及崂山等,这些景点都带动青岛的服务业蓬勃发展,因此这边的饮食也十分具有特色,无论是星级酒店、普通饭店、大排档或是路边摊,主打菜都是海鲜,而这边的海蚕、海星都是南方没有的,所以很值得一试。
憨实厚道的山东人在饮食方面最能够做到童叟无欺。在青岛,只要你进了一家当地人开的店,所点的菜份量都非常足。在广东我们通常根据人数点菜,如两个人点三个菜,三个点五个菜等。但在这里,三个人点五个菜实在是有点“土豪”的嫌疑,因为吃到最后你会发现腰已经直不起来了,但每个盘子里菜还是很多。
不过因为是在冬季,青岛的游客比较少,许多小食街也没有开放,因此我没有机会尝到更多的特色美食。
然而在三天的旅程中,青岛大致的模样已经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中了,以至于在离开时,在青岛火车站看到德国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外观时,我都期待着能再次踏上这片土地。
也许在来年的春天里,青岛又是另一番娇俏的模样,而这模样又将被更多的人喜爱着。

2015-02-22 文/浅墨 广金校区文学社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