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校区

他们像海豚---麦善善(2012级)

2013-04-29 10:10:00来源:学生管理部门 编辑:学生管理部门 字体:

作者:麦善善 2012级法学(经济法)1班

他们如同海豚一样在茫茫海洋中“救过”遇难者;他们如同海豚一样在“救过”人之后转身离去不留痕迹;他们如同海豚一样带给我正能量。

——题记

2012年9月8日,我踏入了广金的肇庆校区成为了这里法学专业的大一新生。我愉快地和大家一样参加军训,体会了汗与泪的幸福,我和大家一样对大一的学团招干充满了热情,我和大家一样很充实地度过了9月,10月。然而在我任职秘书部干事不久后的一个夜晚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善啊,你妈妈不让我说的,但我实在忍不住要告诉你。······你爸爸出事了,刚你妈妈哭着来这边借钱了,我问她你爸爸的情况怎样了,她不肯告诉我啊,我实在太担心了,我已经在邻里借了一点了······”

霎时,我脑袋都蒙了,外婆接下来说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我要救爸爸,我要尽我的力量筹钱。于是那一个夜晚我不停地拨打我手机上所有同学的电话。第二天跟辅导员请假后坐上了归家的火车。而对于我拨打的所有的求救电话我心里没有底。而接下来的两天我能收到的信息都是以前的同学的汇款信息。我望着那医生每天催缴的费用,我希望在我背后的广金能给我一点帮助,希望我为此开通的微博能引起一些反应,我需要大家的帮助哪怕是一点点。三天了,我没有收到任何除同乡会,舍友,班长以外任何一个广金学子的信息。我很失望,微博帮不了我,广金帮不了我!

然而,当我真正要对大学同学绝望时,一条信息闯入了我被眼泪浸泡的眼帘。

“400是我们班同学凑的小小心意,虽然不多但是希望你爸爸能好起来。会计1班的同学支持你,坚强!加油!”

会计1班?怎么会?我不是会计系的啊,他们怎么会以班的名义捐给我呢?我再留意了一下发信息者——黄崎。

黄崎,是我在秘书部认识的一位新同事。我们的见面还不超过两次,但我们部门在自我介绍时,我对于他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他的年龄很小。我笑了:“很小?有多小啊,不会比94还小吧?”他很骄傲的说:“咦,你怎么知道,我真的还小于94,我95的。”我呆住了,不禁仔细端详了他年轻的脸,曾经我也有过的稚嫩。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同学,年轻的同事,让我快枯萎之时给予了我正能量。作为会计1班团支书的他,不只是一句安慰,而是发动了他的同学给我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捐钱。没错400,与我父亲住院所要的医疗费只是皮毛,不能解决我的燃眉之急,但我第一次感到了大学的爱,第一次感受到了广金的正能量。

2012年10月24号,我父亲去世了!

2012年11月2号,我重返了校园。

至2013年4月,我除了秘书部认识了黄崎,陈衍菡外,我没有认识过第2个会计1班的同学,他们自那次捐款后似乎不再与我有所交集,然而当初的他们给我的帮助却是一辈子。黄崎的信息,我回复了谢谢。不过,这一个“谢谢”不仅仅是对黄崎同学说的更是和会计1班的同学说的。记得古希腊流传过海豚搭救溺水者的故事:希腊著名的抒情诗人和音乐家阿莱昂在参加一次比赛返回科林斯途中时遇害跳入海中,海豚将他负在身上,游至安全的地方。他们的举动就像海豚一样,是他们救了当时无助的我。

到今天,大一的四分之三即将过去了,我无法忘记他们曾经带给我的感动。黄崎,是会计一班的代表,而会计一班是广金的一个代表。而我又是广金里小小的一员,我们之间就是这样嵌套着,影响着。

广金正能量不仅只是学习的楷模代表,先进者的个人表彰平台,更是一个集体的表现形式。会计1班的行为虽然只是对于我个人,但他们这种从内心散发的善,内心的真诚,将会是我们融通天下很好的基础。

我相信有一天,广金学子会如海豚带给社会更多的正能量,如海豚让世人真正认识。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