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校区

第七届校园书香文化节征文比赛一等奖作品(二)

2016-05-28 09:32:32来源:图书分馆 编辑:图书分馆 字体:

千古一明月,花中第一流

李意文(2015级会计系 151551620)

千古一明月,花中第一流

宋神宗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一个看似寻常的日子,山东章丘明水镇的一户院落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啼哭划破时空的静谧,仿佛是为今后崎岖不平的人生道路发出无奈的叹息。一代旷世奇女子就此降临人世,谁也不曾料想其十余年后纵横祠坛傲视须眉,在宋代词苑独树一帜,开辟“婉约”一脉词派,又以“易安体”影响其后无数人。侯寅曾作《眼儿媚》调下题曰“效易安体”,更甚以豪放壮烈著称的傲骨巨匠辛弃疾在其《丑奴儿近》调下亦题曰“博山道中效易安体。”臧克家赠言“大河百代,纵浪齐奔,淘尽万千英雄汉;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枝女儿花。”更获沈去矜美赞“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称词家三李。”

此花不与群花比

在“男尊女卑”束缚的宋代社会,程朱理学贞节观念愈发盛行,虽有一代四朝太后辅政掌权,而女子仍地位卑贱礼节束缚越紧,身为女子社会制约条件的束缚毋庸置疑是多于男子的,然而李清照以她不屈的气节舒展“盖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李调元《雨村词话》),以她独特的文词演绎“宋人中填词,李易安亦称冠绝,当与秦七黄九争雄,不独雄于闺阁也”(杨慎在《词品》)。由此李清照无异于是这个暮气沉沉时代的一抹微云,芸芸众生的一个异数。

而这一切与出生仕宦家庭,学术造诣极高并深深寄心志于女儿成长的父亲——李格非息息相关。李格非年少时期便不同于常人,在以诗赋取仕的时代却仍注重于经世致用的学问只身著作《礼记说》。清正耿直的品质和力求经世致用的性格使其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先后中至进士担当礼部官员外郎,师从苏轼与廖正一、李禧、董荣并称“后四学士”。就是这样一个学识渊博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在得知女儿对读书兴致勃勃后毅然尊重并且全力支持,在像其他女子学习刺绣女工的同时也深造自我,修身养性,这才造就了一个活泼开朗聪慧伶俐的女孩。

“及笄之礼”后溪亭,莲湖游玩吟诗更是难怪沈曾植在《菌阁琐谈》中曰“易安倜傥,有丈夫气,乃闺阁中之苏、辛,非秦、柳也”。一首《如梦令》将湖上悠闲泛舟、赏荷戏鱼、微风轻拂的画面栩栩如生的呈现,一个醉酒少女于摇晃小舟上吟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于是李清照就在山清水秀的章丘中渡过了属于她无忧无虑的日子。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时光如东流逝水,叶落纷纷,荏苒岁月,一个大家闺秀遗世独立,生母早逝,父亲长期在外任职,虽有来自继母和伯父伯母堂兄弟的关心而李清照仍形成了敏感多愁的性格,人生的况味,青春的感伤使一缕愁丝萦绕心头。

倚着秋千,随风悠悠摇曳,打算一人慵懒的渡过这个和煦的午后,轻揉手心,汗珠缓缓落下,湿透罗缕,意欲清洗换装。一个不速之客却打乱了这一举动“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是什么让这个名门闺秀如此惊慌以至于仅仅脚着白袜,连金钗滑落也悄然不觉?只得含羞而去。“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倚靠门廊,不住回首,看似漫不经心的赏梅品论实则却是偷偷瞥一眼那翩翩少年,青梅那清甜酸涩的滋味顿时溢满心腔,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情愫弥漫四处,缭绕心怀。此时的她少了一份天真烂漫,却多了一些难以述说的心事,也愈变的娴静少言,只有在漫漫长夜中细数属于自己的青春思绪。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自古有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白驹过隙,已为人妇的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伉俪情深,婚后两人琴瑟和谐、举案齐眉加之才情相仿闲暇之余吟诗作对鉴赏金石可谓是“胜却人间无数。”清闲之时是“却对菱花淡淡妆”“笑语檀郎”亦或是“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诚如张爱玲所言:“爱是相惜,嫁是相守。”

然而好景不常,好花不待,时局变迁,崇宁二年正月,蔡京上台标志着新的执政格局形成。天有不测风云,人旦夕祸福。一场躲不去,避不来的劫数如约而至,而此时的易安仍停留在“绮筵散日,谁人可继芳尘?”的感叹,驻足于“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的悠闲自得。对“元祐奸党”的打击愈发严重,而一首“救父诗”却感动无数人,虽未流传,幸得“炙手可热心可寒”“何况人间父子情”千古佳句唯留。

受党争牵连,在对公公求情未果后,等待与希冀化为一缕轻烟,无奈之下李清照只得迁离京城。饱受流离苦难,相思之苦,喧嚣的都城风光与热闹的京城夜景此刻就在易安的眼眶中渐渐洗尽光华,褪去虚浮,只留下泪眼婆娑,不住的回首的她。寒风凛烈,初霜来袭,唯留易安一人独自惆怅,思绪万千。犹忆新婚初离别时,却也没有这般无奈多愁,只云:“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化解无尽哀思。【元代伊世珍作的《琅嬛记》引《外传》载:“易安结缡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也有人认为是写分离后眼前景、心中事)】。转眼间已是重阳佳节,晚风袭人,易安在漱玉泉边静静停留,一首重阳词一蹴而就。《醉花阴·重阳》被送到千里之外的汴京更是引出一段佳话。元伊士珍《琅环记》曾记:“易安以重阳《醉花明》词函致赵明诚。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一切谢客,忌食忘寝者三日夜,得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绝佳’。明城诘之。答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易安作也。”而无可否认这一词中沉淀的情感让人潸然泪下,这一词中熔铸了对自身命运的无限感慨,内心愁思的庸扰,如此这素丽洁净的女子身处困境,意气消沉难怪人比黄花瘦。

坐等云开见日出。“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虽赵挺之相继李格非后失势但李清照却也迎来了一抹晨曦——与赵明诚重聚,屏居青州“归来堂”,渡过了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恨潇潇无情风雨

彼时时局纷乱,狼烟四起,天下干戈,却再无一霸王主君扫平天下。一场痛彻千古的浩劫,风雨摇晃的岁月里,终究是她一人逐流而过。“靖康之耻”北宋灭亡,宋室南渡,赵构临安建都,偏安一隅退至江南,大金铁骑峥峥而下势不可挡。兵临城下,剑拔弩张,终究是百姓受苦,在去湖州赴任的途中赵明诚,她相知相伴的知己,到底是离她而去了,“北风乱,夜未央,你的影子剪不断,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几近三十载的岁月里,“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是他们最生动的写照。忆当初,虽是小聚小见,却也不如而今。可谓是“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寄出的那一封封锦书,明诚毕竟是收不到,寻不着了。“吹萧人去玉楼空”这一刻得痛楚谁人晓得,何人了知,痛彻心扉难以言喻。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在这个烽鼓不息,祸乱交兴的时代,哀鸿遍野一个女子颠沛流离,只身一人又如何存活呢?无奈之下只得委身于张汝舟,但她终归还是那个“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巾帼诗人,不堪容忍张汝舟贪赃枉法的恶行,宁愿受牢狱之灾也不再区身于他。而一个女流之辈再嫁,离异,更甚是告官,在当时无异是有失节操,无耻之人。流言蜚语漫天乱串,大街小巷议论纷纷。人言可畏,易安也是感受到了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孤凄悲凉的寒秋是预兆着易安一身寂寥落寞的终点吧!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绍兴五年,春末之际,天色愈发的冷清,芬芳消散,寂寞萧条。倚在椅上,三杯两盏淡酒,却不敌晚来风急,回忆往昔,辗转奔波一生,国破家亡,背井离乡,明诚离世,孤寡被欺,流言漫天,苦难终究是要结束了吧?沧海桑田,唯留下这朵“自是花中第一流”的傲雪女子,一次次的洗刷却使她更加坚毅,昂首挺立。只是泪还是悄然落下,融入壤尘,她还是化为一芳烟雾消散在人世。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为作者近照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