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校区

一方端砚,满载师生两处情

2016-06-05 11:13:58来源:图书分馆 编辑:图书分馆 字体:

一方端砚,满载师生两处情

点击浏览下一页

6月3日下午,国家级制砚大师程振良大师精心雕刻了一方端砚,以表彰乐知书院的潘岳大同学。该同学在5月7日的端砚文化之旅结束后写了一篇关于端砚文化的优秀文章《端砚文化之旅——乐知书院》,表达了自己对端砚文化的浓厚兴趣以及对程大师的崇敬之情,此文获得了程大师的高度赞赏。

点击浏览下一页

“乐知”二字寄寓了程大师对乐知书院和潘岳大同学的深切厚望。

点击浏览下一页

小小一方端砚,承载了大师和学生之间的深情厚谊。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为第五届乐知者 潘岳大同学

附文:

端砚文化之旅——乐知书院

潘岳大

五月七日,晨风微凉,未见夏日里的闷热,阳光暖得刚刚好。

我们一行四十余人,趁着五月里这个难得的早晨,一同前往参观端砚。

车程十余分钟,我们来到程良砚行。里面陈列各种手工品。在大师手下,石头仿佛也成了精灵,有了灵气。忽然想起《核舟记》里面的一句“罔不因势象形”。大师的功底之深厚,造诣之高,遂见。

在一位师傅的讲解下,我们了解到程氏制作端砚的手艺已经传到了十四代。说到制作端砚的材料现已禁止开采,在场的我们为之惊讶。那位师傅说,现在制造端砚的材料都是以前剩下的,还有就是寻找替代物。端砚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它的传承与传播在今后将会走在一条怎样的路上?

这位师傅是程振良大师的堂弟,据他说他们从小就面对着石头,看着父母在家中制作端砚,经耳濡目染,成为接班人也属必然。在回答我们问题的过程中,他说端砚行业存在稂莠不齐以次充好的现象,即使是他们认认真真制作的真正端砚,在行业内部也萧条,毕竟端砚并非一种必需品。说到这,不得不对这些端砚匠人们尤其是大师级的端砚大师竖起大拇指。他们对端砚有着真正的热爱,他们是在坚持自己的喜好的同时也是在坚守一份传承。话语间,感受到这里有一种浓厚传统文化氛围,砚台上似乎飘着墨香,四处飘溢。在程良砚行观赏一段时间后,我们移步接近完工的程振良大师的端砚博物馆。

在馆内,我们看到了端砚的制作工艺,还有幸亲自尝试了。在亲手尝试之后,对端砚的匠人有种十年磨一刀的感觉,感受到制造端砚的手艺的练成是与汗水不可分割的。作为端砚大师,同时还是涉足工艺界文化界的人物,程大师在讲课过程中讲了很多朴实却真真切切的话语。说到端砚的商品化问题,程老师说没有前景的事别人是不会做的。端砚是文化象征,但是其传承与发扬也是需要经济基础的。商品化并不代表着文化意味的消退,反而在商品化的过程中可以得到推广,让更多的人认识端砚,接触端砚。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把端砚文化更好的传承下去,更好地发扬开来的道路的探索。即使是走上了商品化的道路,好的端砚仍然需要好的制作者,有心的匠人,像程老师这样真正喜爱和了解端砚的大师级人物。商品化不会让端砚失去文化色彩,而是让端砚更加容易走进大众视野。

程大师还说到,端砚的制作手艺不是一蹴而就的,开始时要经受的辛苦很容易就让让人望而却步。 而真正要掌握端砚的制作手艺,也不仅仅是只要掌握对着石头敲敲打打就行了。做好端砚,让做出来的端砚有美感,能够成为真正的好的端砚,还需要对美术有所涉猎,对构造有所了解。说到这些,忽然想到古时文人都不会是只能写文章的专才,而几乎都是通才,即使不能方方面面都有突出成就,但也会是涉猎广泛。端砚的制作者也是这样。如此一来,端砚匠人的形象从石头的雕刻家变成了文化的表达者,一下子敲击石头的朴实之重和文化飘逸之轻就架起了桥梁。端砚的匠人形象也是一种文人形象,他们一样用手,虽不是握着笔,但是其手下作品所能展现的比文字更加厚重,同时也和文字一样承载着自己使命,表达着自己鲜明的文化特征。

与此同时,端砚的制作和其他工艺美术品一样,也是需要灵感的。灵感是抽象的,生活是实在的,程老师说,作品要和现实不分离就得认真观察生活。想起一个画牛的人,两牛相斗,各自尾巴扬起,虽然美却与现实不符合。程老师的话语体现出,他首先是个扎根生活的人,然后才是从普通生活中上升为端砚大师。程老师的许多朴实话语犹如耳畔,放映的一个端砚大师的朴实理念和对生活与艺术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认真与执着。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