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校区

行十研堂

2014-05-07 11:14:03来源:图书分馆 编辑:图书分馆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作者:陈施因

“人生,只要做好一件事,足矣;能够做好一件事,足矣。”梁金凌老师沉实淡定地说着。其中,沧桑风雨转眼,人世变故释然,命定的辛酸苦劳和起承转合,徐徐舒作一口秀气,素净的砚香于里深蕴,艺术的桂兰幽奇浅出。三十载冷暖春秋后,老师良心向学子苦劝,学子把抚砚台,不知可否得拈花一笑的慧识,但道来的沉浮确已悟得一二。

十研堂偏居一隅,低矮的门户很是含蓄,随行下车,觉其不染风尘。“十研”,可是取“石砚”双关?又有数十载研练磨合之意?见字行逸,愚作忖度。

进馆。室内色调古陈,似木森森。卷笼状吊灯如霜落尽,文雅至极。墙柜镂饰不华,地毯材质绒静。风格平简如素。人道此处大师云云,可是烟深墟里,隐士花木,不痕而迹?

艺术长廊的入口是一砚刻,其上人物论道,竹枝了了,墨色匀净,却有着清凌凌的人文光泽。一切关乎大师生命的精妙,依此洞开。

由解析工作人员领行,步入长廊。玻璃橱前的灯泻清透如水,可以真切看到所陈石砚表层质感的温润细嫩,滑若墨玉,而经大师之手的刻工针脚缕缕,纤纤入致。有石砚石眼青紫,底里沉香,入画意象为蓑翁织帽,池面浮茶;线条绵长,勾衔浑实,人文闲态,叶纹络印,款款落下。有石砚镂空细腻,染有黄晕,入画意象为月华凝脂;刀刻层叠,棱角尖细,松石云天,古景历历,迂行野趣。原来这里的天然端州石砚有许多值得鉴赏的罕见细纹:又多见火捺紫中幽篁,黑滞熏烟;冰纹雨雾霏微,烟水散淡,寒意凄迷;象牙眼白中清吟,魂里高洁;金线银线灿若春华,烈如夏花。我们被允许触摸这里的砚台,清凉滋润,像滤流水。孤灯黄页和温香红袖的中华古韵可以想见,墨砚文化的生存意义除了市场价值还有更多。

十研堂其一大师梁金陵老师是以一生求证艺术。

梁金陵老师出生微寒,苦于辗转。动荡流徙之中却认定了世传的砚艺。最初,他在零碎的砍樵炊食杂活中枕不安席;而后的多年,晨露未晞就埋头在砚坑里,时光的荒流无主中自己熟稔了石质肌理,掌握砚的虚实根本;进入人人逐流的工厂后,不肯自弃,日月谦谦地伏在仰慕的技师旁学习,屡遭冷拒后技师终于承认了这个单纯而宽厚的青年。他相信,所有始于微末。

经年后,梁金陵大师早已名成利就。但他放下一切耗时两年创作“清明上河图”砚艺。这一“第一端溪砚”刀法洒脱,画面市廛缜细,气象浑古。拍卖估得千万天价后,他却没有折现,寂然退出市场。是隐迹韬光,素心淡泊?亦是早已深悉砚艺的当代生存意义不在经济衡量,却在千年古国文房四宝文化魂格的延续?大师匿迹,余飞鸟流云俗人任度。

2008年,奥运。向来风骨清恪的梁金陵大师却未与世忤,肯以肇庆端砚奔走时代,创作了“龙迎奥运砚”及“华夏风韵砚”。学生我们一行荣以于馆内一睹真迹。砚品圆润饱满,气息方正中和。祥龙瑞云古法运动的纹饰因材施艺,匠心微细,气吞敻远,大成中华千古气质。他深知,艺术家是孤鄙的,艺术本身是宏阔的,他给了砚艺生命。

梁金陵大师是深沉而通透的。从他话里想见,生活现实得没有给他太多,他也厚实地没有给生活太多;一辈子,只执一念,只饮一瓢,只取一果;从容阔静,清欢自得。人生太多无奈,只想做好一件事,得以做好一件事,他叹:“足够了。”

如梁金陵,十研堂所有大师走过了无数温软质硬的砚艺生命,最终,他们没有辜负这些从历史走来,蓄蕴而哀怨的古国魂魄。

【供稿:陈施因 (2013年 法律系)】

最新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