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校区

学院2013—2014学年自强之星三十强郑曼琪

2013-12-30 20:51:23来源:学生管理部门 编辑:学生管理部门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自强不息

生活就像海洋,一会儿风平浪静,一会儿波涛凶涌,只有那意志坚强的人,才能扬帆到达彼岸

——题记

我出生在一个平凡不过的家庭,但接二连三的家庭变故,却使我前二十载的时光过得如戏剧般此起彼浮。

我还未记事时,我的生身母亲就因重病离开了我。父亲因工作繁忙,便将我送到奶奶家,在我的童年里,没有父亲与母亲的呵护与疼爱,这段经历,在我的血液里埋下独立自主的种子。

大概是在我六岁左右,我现在的母亲来到我的家,父亲便也将我接了回来。一年后,我的弟弟出生了。弟弟的到来,给我们这个一开始就充满伤感的家庭带来了欢乐。但这种欢乐并没有持续多久,父亲的下岗,使原本就并不富裕的家庭变得更拮据了。那时我刚刚读小学,为了帮父亲省下开支,我用笔帽接在已削短的铅笔尾,就由能用。写作业时,我会将本子的正反两面都写满。现在想起来,扔会为自己想到的“怪招”感到自豪。

过了些日子,父亲做起了摆夜摊的生意,母亲则每天都要加夜班。所以,我承担起了晚上照顾弟弟的责任。每天放学回家,父亲在做好晚饭后便赶去集市。余下的整个夜晚,我当起了他*的角色,喂弟弟吃饭,给弟弟洗澡,哄弟弟睡觉,将所有的一切搞定后,我才走到房间里完成我的作业。即使我在家要做的东西很多,但这并没有影响我的成绩,我的成绩一直在班上处于优秀。

这样的日子虽说算不上安逸,但至少安稳。然而,命运确实爱捉弄人。在我六年级的时候,我的父亲因为常年熬夜劳累,患上了食道癌。

如晴空霹雳,将我们的家震碎。父亲这一大病,不仅使我们家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而母亲为了凑足医药费,到处奔波。父亲住院后,母亲也无暇照顾我们姐弟。那时我正是一个六年级的应届生,面对第一次升学压力和家庭无形中施加在我身上的生活压力,我选择做一个能帮母亲分担的女儿。接送弟弟到幼儿园,晚上陪伴弟弟,跟往常一样,并没有因为作业太多而埋怨。没有时间,我就挤时间,如在学校的课间休息,我经常留在教室,写老师刚刚布置的作业。

考试前夕,父亲才出院。我也就全身心的投了考试。努力并没有白费,我顺利考上市里最好的初中。而初中三年的时间里,父亲的病情稳定。母亲工作要加班,我便学会做菜,在每天放学回家后,将母亲买回家的菜做成一道道简单的家常菜,每当看到一家人围着餐桌一起满足的吃饭时,我总会感到无比的幸福,因为,也许在某一天,我就再也无法感受到这种团圆的开心了。

有些事,你越怕,它就越是会发生。我刚刚结束我相对安稳的初中时光,步入高中的殿堂,父亲的病情却直转直下,开始了每个癌症患者最恐惧的化疗。我也将我的生活轨迹变成家——学校——医院三点一线。每到父亲住院的日子,凌晨时我就起床帮全家准备早餐,等母亲打包给父亲送去后,我才开始催促弟弟上学。下午的放学铃声一响,我就匆匆赶回家,洗菜做饭,依旧是等母亲拎着饭菜出医院时,我和弟弟才开始一天的晚餐。

到了周末的时候我就到医院照顾父亲,照看父亲打吊瓶,为父亲带饭,照顾父亲在医院的生活。家庭的际遇使我不能像其他同学一样专注于学习,我便又发挥我从小就培养的挤时间的特长,课间时间,早上早起,晚上熬夜,在周末时,我甚至会将书包背到医院,坐在父亲的床边,在医院那个到处充满消毒药水的地方,我陪着父亲度过了我的高一岁月。

到了后期,父亲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差,身体越来越消瘦。我就想到做流食给父亲。每当母亲将食材买回家,我将所有的食物煮熟后用榨汁机拌成糊状,这项工序无疑是非常费时的,但为了父亲能多吃些,再繁琐的事情我也都坚持了下来。

可上天终究还是让我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时我刚刚高一结束,而我的情绪却恢复得比任何人想象中快。因为我明白我与母亲﹑弟弟的相惜相依的生活还要继续。

母亲靠着打零工维持一家的生计,为了减轻母亲的经济压力,我向学校申请了两年的助学金。在成功申请到助学金后,我深深地感到我身上所背负的家庭为来的希望。读好书,考个好的大学,找一份好的工作,这个普罗大众都会有的希冀,对于我来说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我就像一棵渴望冲破泥土冒出绿芽的小草,开始了高中时代最艰苦的学习生活。

早上五点钟准时起床,第一件事先煮粥,这样母亲就能多睡会。然后我就坐在书桌前开始了一天的学习。在学校上午上完课后,我先在教室写会作业,等到食堂人渐渐少时,我才到食堂打饭,这样就能将排队的时间挤下来多记些知识。下午放学回家,与母亲一起料理好晚餐,吃晚饭洗完澡后,我就背上书包赶到学校上晚修,结束回到家时,已是十点多了,家人都已睡下,而我依然开着台灯,直到夜深人静。只为了能多学些知识,多做一道题,多争取一分。就这样,日复一日,一直到高考结束。

但我并不只专注于学习,高中三年,我都成功竞选担任团支书。与同学们相处融洽,认真完成老师交给我的任务,认识了许多比我优秀的团干,积极参与活动的组织策划,从工作中学到了许多书上没有的知识,使我的综合能力在高中得以萌芽。

高考后的那个暑假,我到了一家印刷厂打工。在那里,工作都是体力活,搬书的工作让我每天晚上回家后感到十分的疲惫,手上布满了被纸刮伤的血口。但,不管多累,只要想到能通过自己的双手赚取大学的生活费,让母亲少些烦心,我坚持了整个暑假。

如今我已成功地在我理想中的大学——广东金融学院开始了我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半个学期已过,我并没有松懈前进的脚步。刻苦学习,提升能力,柱梦高飞仍是我的信仰。我将中学时代所经历的泪水,都化成了我内心中坚强的血液。

自强不息,努力拼搏,属于我和我的家庭的灿烂,终会完美绽放。


最新要闻